视频一区
视频二区
每日更新
热门小说
热门图片
棋牌推荐

我的警界生涯-lityvideo另类怪物最新zo

时间:2020-07-28 发布:Zoofilivideo杂交_bestialityvideo另类怪物_最新zooskoovideos
提醒: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

lityvideo另类怪物最新zo 她悄悄地对我说:“下车后等着我,我去交班。”

  可我没有等她,冬夜的凉风让我略微清醒了些,我几乎是跑着回家的。

  那几天我有意躲着她,早上早走,晚上早回,但越躲反倒越不安起来。可你
知道干我们这行加夜班是家常便饭,一天晚上终于又碰见她了,她不理我,我也
不敢搭话,下了车后我有点茫然,点了根烟站在车站发呆。“抽烟可不是个好习
惯。”她走过来说。操,豁出去了。给家里打个电话说晚上不回去了,然后和她
一起去吃宵夜。

  吃完宵夜已经将近十二点,干什麽去呢?她说不如一起看通宵电影,我心想
一小伙子跟个老娘们去看通宵电影有点不伦不类,虽然那天我穿的是便装。但紧
接着我的下面就有了反应,得,通宵通宵吧。

  电影院里很空,我们坐在了最后一排的情侣间中,其实大家都清楚要干些什
麽的,只是我有点不知该如何下手的感觉。

  坐了一会,我开始动作,先隔衣服摸她的乳房,真他妈大,沈甸甸的,又把
手伸后面去解她的胸罩带,解半天没解开,正纳闷,豁的一下子就开了,再探她
的乳房,又大又沈,下垂的很厉害,估计站起来都到肚脐眼了。但乳头却很小,
周围的皮皱皱干干的。和我第一任女友的乳房比起来是种完全不同的感觉。

  捏着捏着她哼哼起来,我就把裙子掀起来隔着裤衩搔她的逼,她一把抓住我
的手,说:“不行不行我这太敏感了,我怕我会叫出来。”谁还管的了这麽多?
扒开裤头往里塞,我操,水都快流椅子上了,又湿又糯,她似乎要忍不住似的,
一下捂住自己的嘴,一个劲哼哼……

  玩了一会,她制止了我,开始动手拉我的拉链,“真骚。”她说,我不好意
思的嘿嘿了两声,她打开一瓶矿泉水沖了沖,随即一口吞了下去。

  我包皮有点过长,平时打手枪的时候都得隔着包皮弄,要不然就痛。但是她
很自然的把我的包皮翻下来直接吮我的龟头。这种感觉好奇特,又痛又爽,有心
拒绝又欲罢不能。

  她低着头趴我腿上一上一下的吮着,我把手伸她裤衩里搔她的逼和肛门。但
吮了很长时间我都没有要射的感觉,她似乎有些累了,直起身子开始用手撸,我
便又把手绕过去摸她那对很夸张的大奶。

  又玩了一阵,她突然跪在我面前,把衬衣完全解开,胸罩往上一抹就夹住了
我的鸡巴,夹一会就低下头舔一口,然后接着夹。借着电影屏幕微弱的反光,那
对老奶子或圆或扁的变幻着形状,我甚至都能看到她的白头髮。

  那一晚上她让我射了三次,乳交时射在她怀里,另两次分别射在她的嘴里和
手里,虽然我很想插她的逼,但终究没有插成,我把我的遗憾告诉她并说:“不
让我插让我看看总可以吧。”

  她说:“你哪象个警察呀,分明是个流氓,这样吧,不给你留遗憾,让你看
看得了。”说完把裤衩褪到膝盖并蹲了下去,“拿你的火机照着看吧。”

  浓而黑的毛挡着看不分明,我边用手翻找她的阴唇连仔细瞅,她突然尿了,
弄我一手。

  分手的时候她告诉我,她要调机关去了,以后恐怕再见不着我,我是个有为
青年和她年龄悬殊她不想羁绊我(有为青年?好笑),还说什麽虽然我身在警界
但希望我能出汙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之类的话……临末了将她那条沾着淫水还
潮乎乎的白色三角裤送给我留做纪念。我边闻着这条裤衩边手淫了很长时间,直
到它变得又黄又髒时才扔了它。但我最终戒了烟。

               (二)卧底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发了上篇贴子后有人说我不是警察,因为我不沾吃喝嫖赌。其实我很多从警
校一起出来的同学都不抽烟不喝酒,酒场应酬倒也不少,但洁身自好的人还是大
有人tialityvideo另类怪物最在滴,我算比较堕落的了。

  很久以前就想把自己的日记整理成回忆录的形式发表,无奈笔法太差,各大
部接连退稿,没办法只好投到这个黄色网站来,权当练笔,各位见笑了。继
续讲我的故事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九五年元旦,市中区与河口区接连发生抢劫出租车杀害出租车司机的恶性案
件,手法基本相同,凶手拿铁锤从后座敲头,一击毙命,手段极残忍。

  有一女司机命大逃掉了,裹着满头纱布到公安局报案,凶手是三个操东北口
音的青年,二三十岁左右,有一伙计脸上有条很长的刀疤。

  这一案件惊动公安部,立即责成省局,各分局组织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,起
了个花名叫“九五专案”,由局长亲自指挥侦破。

  当时我还在分局干文职,干的颇不开心。处长这老小子欺负我没背景,又是
外地来的,处处给我小鞋穿。其实这中间有点误会,后来虽然澄清且冰释前嫌,
可当时我们已经是水火不相容了。

  趁这个机会他把我一脚踢到专案组里,跟我说是“到基层锻炼锻炼”,对外
称我“在东北长大,对破案可能有帮助”。谁都知道在公安这行里一从上面下到
基层再回去就他妈难了,认栽。

  和刑警队那帮家伙在一起我算外行,虽然上学时课本上都讲过,真干起来完
全不是那麽回事。什麽侦查布控特情懂也懂点就是不知道在哪下嘴。好在他们也
不派我大活,每天就是分析案情做笔录,累不着也休息不好。

  半个月后案子有了进展,谁是谁也基本摸清,但在这一系列要案发生之前,
兄弟省份也发生过类似的案件,手法类似做案时间和方式类似,目前缺乏的是将
两地案件联系起来的重要证据链,比如这伙人的做案时间如何与那几起案件联系
起来,他们有枪号的那几把枪是怎麽来的等等,总之现在抓人为时尚早。

  那天,我被叫到办公室,一进门就感觉气氛不太对,层里坐一圈领导,一个
小民警没有。领导们对我问寒问暖笑里藏刀的胡扯了半天,然后直奔主题:需要
派一特情打入他们内部,我是比较合适的人选,第一因为第二因为……

  特情是行话,其实就是让我去做卧底。我稍微一考虑就答应了,一是不能不
答应,二是也想借此机会翻身。

  之后,我就操着很久不说的东北话在各大舞厅夜总会游蕩,倒不是找他们而
是为熟悉环境。

  二个星期之后接到指示:去豪情桑拿,一切都安排妥当了。洗完澡后我叼着
烟进休息室,那几个家伙果然在里面,包括那个刀疤脸,他们扎着堆躺在最后排
不露声色的看着电视。

  于是我向一个化装的同事挑畔,随即我们俩打了起来,为了显的真实我也下
了重手,那个同事被打的鼻血直流,旁边的同事冒充他的朋友沖上来对我一通海
扁,随即110很合时宜的出现了,迅速控制现场并把所有人带回局里问话。

  其实,当时的情况很複杂,观众里面还有我们的便衣,为的是一旦110露
面后那几个东北人有动作,比如掏枪什麽的,我们好迅速做出反应。好在没出意
外。

  我被铐在暖气片的中间位置上,站也不是坐也不是,但我能感觉到他们在偷
偷瞅我。

  刀疤脸凑过来问我:“手挺黑啊,弟弟,混哪里的?”

  我白了他一眼,没理他。他缩回墙角,不再吱声,很快他们就被放走了。象
他们这种人很少住旅馆,查的严,要麽找个犄角旮旯住上段时候,要麽乾脆在各
桑拿室里乱窜,晚上睡在里面,十五天之后我又去那里,“很不巧”的再次碰面
了。

  我装不知道低着头进去,找个位坐下。刀疤脸又走过来和我搭话,这次我们
聊了起来,瞎话是早就编好并经反複推敲演练过的,因此新zooskoovideos乳湿湿我们聊的还算投机……

  这就算认识了,他们试探性的考验了我几次,看我能不能干“大事”,我也
套出了不少线索,并及时彙报。就在马上要收网的时候意外发生了。

  那天跟他们喝了一天酒,晕乎乎的正準备回家,刀疤脸非要送我,半路上却
突然把我拉下车,另两个东北人在路边闪了出来告诉我说:“今晚做大事。”

  我一下就醒酒了,心想他妈完了,怕的就是这个,怎麽和队里联系呢(因为
夏天容易暴露,所以一直没带武器),快想办法……。

  他们当中一个家伙拐过马路,随即拦了一辆出租,绕了一圈停在我们面前,
女司机大概三十岁左右吧,见到我们几个有点紧张。

  汽车离市区越来越远,刀疤脸小声问我,“害不害怕?”然后从包里往外掏
东西,我知道他要拿什麽,捂住了他的手,“别急,再等等。”

  他哈哈一笑,抽出的是烟,点着,深吸一口,看着窗外。

  “好了,停吧。”几个人下了车,把女司机拉出来,“就这吧。”

  女司机早吓成一滩泥了,跪下语无伦次的哭,“放过我放过我,车和钱都给
你,我……给你……”

  刀疤脸一脚把她踢翻在地,三个人一拥而上动手脱她的裤子,两下就把下身
扒的精光。

  刀疤脸招呼我,“弟弟,头回吧,搞搞?”

  我过去挡在女人面前,“我最见不得这个,我女朋友的事,好象跟你们说过
吧。”

  其实心里清楚,要想保住她的命,卑鄙点说是保住自己的命,保证自己能看
到用命换来的战果,她这一劫是逃不过的了。

  “你要想玩她就别杀她,要不然你先杀我。”

  我悄悄把随身的水果刀攥手里,等着。

  “听你的。”他们不再理我,那两个小喽罗按住女人的两只手,刀疤脸用车
上的抹布塞住女人的嘴,一下把女人的左大腿扳了起来,掏出鸡巴就捅。

  借着微弱的月光,两个大卵蛋子一下下砸着女人的会阴和肛门,嘴里还不停
的叫:“操死你!操死你!”

  他一只手扳腿,另一只手从衣服的下摆伸进去摸奶,后来乾脆把上衣扯烂吸
起奶来。

  女人无助的反抗着,后来渐渐消沈下去。

  “来来,换个姿式,再来一次。”刀疤脸把她的身体扳过来从后面搞,女人
一对业已下垂的乳房晃蕩着,一前一后擦着发动机盖,很快就沾满了灰尘,象两
块髒海绵。

  渐渐的“呱唧呱唧”声越来越响,肉体与精神的背离让女人更觉耻辱了,她
无声的哭,眼泪,汗水,灰尘让她快变成了一个泥人。

  紧接着刀疤脸又把女人抱在怀里大抽大拉,亮晶晶的淫水与汗水顺着大腿往
下淌……

  射在里面之后,刀疤脸象扔一个麻袋一样把女人扔在地上,两个喽罗沖了上
去……

  抓捕这个团伙时领导本来不让我去的,我主动请战,行动时我趁乱用枪柄狠
狠的砸了一下刀疤脸的裤裆,相信他不会带着一个全尸去吃枪子了。

  他们没有杀这个女人,但此后不久女人便自杀了,很长时间以后我一直深陷
于自责的痛苦之中,意志消沈,刑警队曾一再挽留我,可我还是回到了机关,算
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(三) 强姦犯

  假设你是心胸狭窄的人,却有幸交上个心地宽广,处处维护迁就你的朋友,
时间长了,潜移默化中你便会接受和具备了他的这些优点,由此可见健康而广阔
的社会往来对一个人性格的形成有多麽重要。

  同样的道理,警察几乎每天都会接触各种社会阴暗面,与各色人渣打交道,
必定会对自己的性格造成影响,在这个权利寻租已成社会痼疾的时代,我想只要 tialityvideo另类怪物最 /> 能做好本职工作,各位也不必对他们苛求太多对吧。

  前文有朋友跟贴,谈到初中生毕业即当警察,我想你说的恐怕是巡警队刚成
立时或者更早一段时期的情况,那时确有一批素质很差但门子挺硬的社会青年混
进巡警队伍,并在政策调整之后转为正式警察,但那时候的正式警校毕业生就已
经是高中以上学曆拿中专文凭享受国家干部待遇了,现在警察队伍对人员的要求
更趋严格。

  最近国内裁军,一大批军官下来后分到国家各个行政机关包括公安系统。呵
呵,不过居我所知这些转业军官眼界都很高,没路子没水平的才进警察队伍,不
知那位跟贴的朋友是不是这种情况。

  虽然还在上学时就一直被灌输这样的理念:只要是在执行任务,你就不能夹
带任何私人感情……没人拿这话当真,干了几十年的警油子们个个背景複杂,自
不必说,就说我们这些年轻人吧。曾与一个在一线工作的同学聊天,谈起抓捕犯
人时的情形,他说自己最恨的就是强姦犯,老老实实束手就擒也就罢了,一旦反
抗,他总要暗地里下个黑手,那回他硬生生的把一强姦犯的胳膊拧断了。

  94年的时候他参与了一个案子:有一在西郊某中学任职的年轻女老师,爱
人是营级军官,当时正在甘肃接新兵,那天晚上给学生补课下班很晚,路上被三
个尚不到二十岁的本地青年胁持,他们把她弄到附近一个废采石厂强姦了她。更
令人发指的是,十七岁的主犯不但用火机燎焦她的阴毛,还用刀子将阴道和肛门
豁开。

  中国法律规定,破坏军婚罪加一等,何况是这样的行为。刑警队正在侦破的
时候军区领导找到专案组,扔下话:案子破了把人交到部队,由他们处置。案子
进行的很顺利,三天之后就破了,那个十七岁的农村青年仗着自己会点武术,进
行无谓的抵抗,我同学沖上去一撬胳膊,“咯嚓”一声硬给掰断了。最终人没交
到军区,不敢,怕出事。如今那小子正在大西北开恳沙漠呢。

  警察也是人,七情六欲一样不缺,只不过更善于隐藏自己的感情罢了。

  九八年夏天抓捕一个轮姦妇女团伙,这帮傻逼接连在郊区做案十几起,受害
人包括女出租车司机,小学生,六十多岁的老婆婆,甚至是女乞丐,我们设点守
候,派女警员做饵,几个晚上都没有收获。这种恶性突发案件确实很让人头痛,
又赶上公安部在本市即将召开一个重要会议。彙报案情的时候分局长拉长个驴脸
拍桌子大叫:再破不了你们都给我回家吧!

  专案组的人都是几天几夜没睡觉,我嗓子肿的连水都咽不下去,个个心里火
的不得了。所以抓捕的时候大家都下重手了:当时我们从两头把他们堵在立交桥
上,有个反应快的转身就往桥栏那边跑,想抱着电线杆溜下去,一刑警迎面就是
一枪柄,当时鼻梁子就断了,接着照肚子上补一脚,踢成了肝破裂,第二天死掉
了。后来他还有些后怕,跟我们说:好在是正主儿,要不然他可就垫背了。

  联防的组成比较特殊,不是各单位的刺头,就是让领导头痛拿着又没辙的主
儿,全国第一次严打期间,由于警力不够,很多社会渣子被召到联防队,每天拿
根棍子穿着警服,满世界横沖直撞。派出所抓捕现行犯时如果人手不够,他们也
上,夜班也得值,蹲点也要蹲,所以农民们管他们叫“二警察”,背地里也叫他
们“二狗子”。

  那年去某农村派出所看望一同学,见院里的大杨树上铐着一主儿,抱着树,
一脸菜色,小脸被阳光晒的通红。我问同学:“这孩子怎麽了?”

  他说:“一强姦犯,原来在这个所里干联防的,昨天中午喝醉酒把支书老婆
强姦了。”说完还抱怨:“刑警队这帮小子,让他们上午过来提人,他妈的天都
快黑了还不来……”看来他是一天没喝水没吃东西没大小便。

  我说:“把他铐屋里得了,要不然拉刑警队去人家也没法审他,回头抱怨你
们。”

  同学说:“哪有地方给他呆啊,铐着吧。”tialityvideo另类怪物最